刚才剪头发,理发师趁我不注意给我唰唰地打薄,我慌了:“我这头发……适合打薄吗?”
理发师:“必须打薄啊,你头发又粗又硬又密,不打薄怎么行?”
当时我嘴角就甜甜地咧开了,在我三十出头的年纪,夸帅夸富夸持久,都不如夸我头发密如狗。